坏妈妈育儿网

坏妈妈育儿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品 > 婴儿奶粉 > 特医奶粉:市场的空白与营销的猫腻

特医奶粉:市场的空白与营销的猫腻

出处:日期:2021-02-22 10:32:39

来源:AI财经社

编辑 / 鹿鸣

12年以后,梦魇重演。

近日,网上一组“大头娃娃”视频再度引起外界的关注。视频显示,郴州永兴县一家爱婴坊母婴店长期误导多名家长给孩子喝“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谎称这种饮料就是他们需要的氨基酸奶粉。多名孩子长期将这种饮料当主食饮用后,出现了颅骨突出、用手拍头、发育迟缓等症状,经医生诊断均患上了佝偻病。

这一次婴儿们喝下的,甚至都不是真正的“奶粉”。但一时之间,因唤起国人对多年以来毒奶粉的认知,此事再度掀起波澜。

多年以来,围绕“第一口奶”暗流涌动,AI财经社整理发现,新生儿的“第一口奶”背后的金钱交易多年前就已被曝光,而就在郴州本地,也已不止出现过一次类似事件。

图/视觉中国

01

一位月入2000元的母亲因为孩子被诊断为牛奶过敏,而坚持每月为孩子购买“倍氨敏”,结果喝了一两年的奶粉忽然被定性为“固定饮料”,除去每月不菲的花费外,孩子还因此患上了佝偻病。而另一名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孩子到事发时已经总共喝了89罐“倍氨敏”,孩子从会说话到现在,“喉咙一直是沙哑的。”

这还只是愿意站出来接受采访的孤例,“第一口奶”让他们背负了本不用背负的沉重代价。有家长向新京报等媒体爆料,倍氨敏价格并不便宜,一桶售价298元,远超出普通奶粉。此前,受害家庭都曾被医院诊断为牛奶过敏,需要服食深度水解奶粉,也就是俗称的氨基酸奶粉。而当家长们因此前往郴州爱婴坊母婴店买奶粉的时候,导购员都强烈推销这款“倍氨敏”。

AI财经社查询发现,对于牛奶蛋白国民及多种食物蛋白过敏的儿童,氨基酸奶粉都常被列为最佳饮食替代。其采用特殊工艺,能够将奶粉中的蛋白质替代为游离氨基酸,不含任何过敏原。不过,特殊医用配方食品的生产资质受药监局管辖,标准要求较为严格,也因此常有企业浑水摸鱼,在消费端谎称自己为“特医奶粉”。

在郴州众多的下属区县中,永兴县常年盘踞GDP前四,而爱婴坊是当地最大的母婴用品商店。根据许多家长回忆,导购员当时声称许多过敏宝宝都是吃这种奶粉。这让许多受害家庭不疑有他,选择给孩子服用倍氨敏。不过,也有部分家长看到奶粉罐子下面写着蛋白固体饮料产生怀疑,导购员则解释称,蛋白固体饮料就是牛奶的另一个简称。另一方面,导购员还表示倍氨敏就是最畅销的奶粉,也是最好的奶粉。

此后,受害家庭的孩子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发育迟缓,“总是一直起湿疹,咳嗽,3岁多了还和人家2岁多差不多”。而多名孩子的颅骨均出现突出,还有不停拍头等异常情况,酷似“大头娃娃”。不过,家长当时并未将其与倍氨敏联系起来。而根据《齐鲁晚报》报道,直到去年12月,有家长看到有医院向牛奶过敏儿童开出固体饮料药方,才对奶粉起了疑心。之后于今年,家长才选择向媒体曝光。

天眼查数据显示,郴州市永兴县爱婴坊成立于2005年,经营范围包括婴儿用品及预包装食品、乳制品(含婴幼儿配方乳粉)批发兼零售。注册资本为0.00015万元(即1.5元)人民币。爱婴坊法人代表为廖银军,在永兴县开有5家门店。而“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为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旗下产品,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含乳饮料和植物蛋白饮料、食品、婴幼儿配方乳粉、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固体饮料、特殊膳食食品、保健食品的销售等,不过,“倍氨敏”并非“特医奶粉”,其包装也明确标注为固体蛋白饮料。

5月13日,湖南唯乐可提供给AI财经社一份产品检验报告,其显示2018年9月,经过长沙市望城区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抽样检测后,认定所检项目——倍氨敏深度水解蛋白&无乳糖配方粉(二合一)符合要求。另一份唯乐可提供的检验测验报告显示,经过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华东测试中心检测,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符合标准要求。唯乐可回应称,“我们也很郁闷,这就是一款固体饮料,整个事情纯属门店误推、消费者误购。”而在面对家长质询时,廖银军也曾表示,倍氨敏是合格的,其导购员此后也改口称,自己只是跟着销售端走。

固体蛋白饮料由于营养物质并不全面,并不适合作为婴幼儿主食食用。而小孩喂养需要均衡全面营养,需婴幼儿配方奶粉辅食,多种水果维生素矿物质等。具体的家庭喂养环境则需要家长和营养师来综合考虑。可以参照的例子是,去年7月,《人民日报》曾发文曝光雅乐迪配方粉鱼目混珠,家长购买该配方粉以改善孩子过敏情况,结果这款产品不仅出现了结块,孩子的过敏情况也没有任何改善。

而佝偻病则正是由于缺乏维生素D引起,严重时有可能导致出现包括骨骼畸形等后遗症。AI财经社获悉,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因此要求,湖南省市场监管部门严查普通食品冒充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的违法行为。永兴县则成立工作专班,全面调查,对相关婴幼儿进行免费体检,开展1个月的食品安全,特别是婴幼儿食品安全专项整治。而爱婴坊已将所有倍氨敏下架,并已改口称其只是“特殊饮料”。

02

为什么“第一口奶”总是如此难以下咽?AI财经社了解到,目前,国内通行的特医奶粉管理办法仍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16年出台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注册管理办法》为核心。其规定注册申请人要具备相应的研发、生产能力,设立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研发机构,还要配备专职产品研发人员、食品安全管理和食品安全专业技术人员,同时提供产品的临床试验报告。另一方面,其生产、包装、运输也有相应条件,整体标准相当严格。

此外,12年前的毒奶粉事件也加重了中国家长对于婴幼儿食品安全的重视,而中国母乳喂养率远低于全球水平,也让更多家长将目光投向母乳代用品,即一系列奶粉。极高的审核要求决定能够获得资质的企业只是凤毛麟角,而相比之下,中国仅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婴幼儿数量比例就已接近3.5%,这一巨大的市场空白长期未能得到有效满足。

在抢占用户存量市场的号召下,多数品牌会选择扩充产品线以满足用户需求,但也有少数品牌剑走偏锋,以渠道下沉或鱼目混珠抢占市场。如前述被《人民日报》曝光的雅乐迪配方粉,其产品类别为复合型固体饮料,并没有达到婴幼儿配方粉的食品国家标准,而包装上却标注“适度水解蛋白配方粉”、“适宜为乳蛋白消化不良,乳蛋白过敏高风险人群提供营养支持”,而且被湖北宜昌的奶粉销售员推销给消费者。同时,雅乐迪配方粉的生产公司梵和生物是受湖南他普亚公司委托生产的,湖南他普亚公司也没有生产配方粉的资质。

一位从事奶粉销售多年的员工对AI财经社表示,之前还有医生给家长推荐奶粉的现象,“我认识的奶粉经销商就开了月子中心,他们就在自己开的月子中心推荐自己经销牌子的奶粉,可以挣两份钱。”2013年,据央视新闻报道,多美滋被曝假借“学术交流”赞助费的名义贿赂医生护士,在利诱下,医生护士强行给孩子喂多美滋奶粉,让新生儿产生依赖,排斥母乳。

图/视觉中国

上述销售员工告诉AI财经社,多美滋贿赂事件后,国家进行了整改,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些医生仍会在利益面前铤而走险。

郴州也已不是第一次出现类似事件。2019年12月,郴州有对牛奶过敏的婴儿家长就按照医生的推荐,花费上万元买了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医生给了我一张单子,在氨基酸奶粉舒儿呔几个字下面画了一条线,并说这个奶粉效果比较好,一年内不要更换”。结果婴儿喝了以后出现睡眠不好、湿疹不断的现象,而且过敏的情况不仅没改善,还更为严重。而生产舒尔呔的,正是去年7月便被《人民日报》曝光的梵和生物。而根据《新京报》报道,涉事医生目前已被停职一年,但相关赔偿和体检一直未到位,家长仍在对外发声寻求维权。

刊发于《营养学报》上的《中国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标准法规——现状及展望》一文曾介绍,2011年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全球销售总额约90亿,以欧美等发达国家产品为例,这些国家制度相对成熟,部分国家还将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内。上述文章分析称,与发达国家相比,国内特医配方食品的科学研究、专家共识,还有企业研发能力等方面比较薄弱。

(乔迟、孙浪对本文亦有贡献)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